北京刑事辩护律师网|北京专业刑事律师咨询-朝阳刑事律师-淀刑事律师-丰台台刑事辩护律师-专业责任
service tel

18901199665

站内公告: 专业刑事辩护律师为您提供专业法律服务18600673388

18901199665

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7号京师律师大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刑事辩护 > 无罪辩护 >

 刑辩律师应首先考虑作无罪辩护

2019-07-18 16:27


  张教授在文章的开篇提到:“不要轻易作无罪辩护,可以更多考虑作罪轻或者从轻处罚辩护。一个案件,经过公检法三大部门中侦查、预审、法制、逮捕、起诉、刑庭等六大部门十多人甚至二十多人审查,不会有那么多无罪案件。”与该文观点相反,我认为:律师办理刑辩案件首先应该考虑的是作无罪辩护,理由是:

  第一 、是基于律师辩护职责的需要
刑辩律师应首先考虑作无罪辩护
  《刑事诉讼法》第三十五条规定:“ 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,提出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无罪、罪轻或者减轻、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,维护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。”《律师法》第三十一条规定:“律师担任辩护人的,应当根据事实和法律,提出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无罪、罪轻或者减轻、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,维护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的合法权益。”可见,根据事实和法律证明被告人无罪,是《刑事诉讼法》和《律师法》赋予刑辩律师的首要辩护职责,即律师在办理刑辩案件时首先应该考虑的是:根据事实和法律证明被告人无罪。

  第二、是基于贯彻无罪推定原则的需要

  无罪推定,是现代法制国家刑事诉讼中普遍实行的一项重要原则。其基本内容是:有罪判决只有人民法院才能作出,未经人民法院判决,任何人都不能被认为有罪。我国《刑事诉讼法》第12条规定:“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,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。”基于该项原则,律师在办理刑辩案件时应首先确立被告人可能是无罪的观念,然后在阅卷和法庭调查时注意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有无证据证明,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所指控的犯罪事实,或者虽指控事实成立但不符合犯罪的构成要件,这个时候,律师就应该大胆地作无罪辩护,而不是考虑其他不该考虑的因素。

  第三、是基于维护被告人合法权益的需要

  该文指出:“一个可以作轻罪辩护的案件如果作无罪辩护,会让法官认为律师尊重事实和法律,从而拒绝接受任何建议,失去被告从轻处罚的机会。”但是,如果一个本可以作无罪辩护的案件,结果只作了罪轻辩护,那么法官可能接受了,但对于我们的委托人和被告人来说公平吗?答案当然是否定的。律师接受刑事案件被告人的委托后,就应最大限度地维护其合法权益,而追求无罪判决的结果则是被告人及其家属所期望的最好的结果,也是实现其利益最大化的需要。因此,我以为:只要是案件事实符合无罪辩护的情形,律师就应该首先考虑作无罪辩护,而不是首先考虑是否被法官接受,从而将本可以作无罪辩护的改为罪轻辩护。另外,律师的无罪辩护意见难被法官采纳,这不是律师放弃无罪辩护的理由,因为即使不被该法官采纳,并不意味着不被上级法院的法官采纳;现在不被采纳,也不表明以后不被采纳。律师办理刑事辩护案件应经得起时间和空间的检验。当然,考虑到我国的司法现状,法官基于各种因素,不轻易作无罪判决,为维护被告人的实体权益,律师在发表无罪辩护意见之后,如有必要,可进一步发表罪轻和减轻、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。同时,为避免被法官和公诉人错误地认为辩护观点前后矛盾,实践中律师可以这样表述:“如果本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不被法庭采纳的话,也请法庭在对被告人量刑时考虑以下情节......”。这样做,可以最大限度地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。

  第四、是基于司法实践中存在大量冤案的需要

  “一个案件,经过公检法三大部门中侦查、预审、法制、逮捕、起诉、刑庭等六大部门十多人甚至二十多人审查,不会有那么多无罪案件”。从理论上来说,张教授的这段话不无道理,这也是国家为相互制约作此制度设计的理由之所在。但司法实践中,法院和检察院的行政级别虽高于同级公安机关,但从人员配置上来看,公安机关的首长通常是同级政府副职或政法委书记兼任,且一般都参加地方常委,因此,公安机关的实际权力在三个机构中最大,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时虽发现案件证据上有问题,但顾及到公安的威严或面子大多不敢或者不愿不起诉,这或许是何以大多数案件都要退回补充侦查,有的甚至两次退侦的缘故吧。公、检、法三机关数法院的地位最低,按说案件到法院后,控、辩、审三方相互平衡的制度设计应该还算合理,但检察机关除了在庭上担负国家公诉人的职责外,还担负着代表国家监督法庭活动的职责,甚至包括法官均在其监督范围之内。这一制度设计,致使本应平衡的控、辩、审三方不得不朝着控方倾斜,因此,程序上的公正便难以得到实际维护,没有程序上的公正,实体上的公正也便难以体现。因此,案件起诉到法院后,法院虽发现案件证据或定性有问题,也大多不敢或不便作无罪判决。另外,还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:公、检、法三机关同属于体制内范畴,三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而作为辩护人的律师则属于体制外,其意见自然难以得到应有的重视,也客观上导致了大量冤案的发生。据悉,聂树斌案一审的辩护律师只是为其作了从轻处罚的辩护,呼格吉勒图案律师一审时作的也是有罪辩护,这两起案件的辩护律师均未为被告人作无罪辩护,我想这恐怕也是导致这两个冤案发生的原因之一吧。也正是实践中大量冤案的存在,律师作为被告人的辩护人,首先考虑作无罪辩护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第五、是基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、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的需要

  根据《律师法》的规定,律师除了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这一职责外,还有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和社会公平正义的社会责任。律师通过为被告人进行无罪辩护,力争使无辜的人不被法律追究。即便是无罪辩护意见不被采纳,律师也为捍卫法律的尊严、促进社会公平和正义尽了绵薄之力。

  基于上述理由,笔者认为;刑辩律师接受委托后,如果可能的话,应首先考虑的是为被告人作无罪辩护,而不是其他。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7号京师律师大厦    电话:18901199665     传真:010-51661655
版权所有Copyright @ 2011-2017 京师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 by DeDe58;   技术支持:百度    ICP备案编号:京ICP备18048989号